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产品与服务 >
当时接到电话已经半夜十二点了
当时接到电话已经半夜十二点了
* 来源 :http://www.gzexpo.net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24 13:24

“第一次开会看你一本正经在讲台上让我们叫你‘杨老师’还真是不习惯。”晚会现场,近300位学生为杨湘写的纪念卡,让这个面庞稚嫩的90后小老师一脸动容。

虽然女生寝室不常去了,作为辅导员,杨湘时常要为女生24小时“救火”。新生军训时,有一晚,一间寝室的女生晚上怕不安全,就把门反锁了,谁知锁上后发现打不开了,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杨湘打电话。“当时接到电话已经半夜十二点了,学生们说他们第二天五点就得集合,非常急。”

“原来人文学院的学生课没有以前我在工科院系那么重,他们更需要有自己的时间看书、丰富阅历。”杨湘调整策略,鼓励学生们去图书馆,或是自由安排时间。

于是,杨湘赶紧找了和她们住一栋楼的一位女辅导员和宿管阿姨,同时保持通话不停安慰她们。1个多小时后,校工师傅赶到撬开了锁,大家这才都松了一口气,那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。“直到现在这几个女生见了我还都很感谢当年那件事。”

“我现在还是要求他们晚上六点到九点不能呆在宿舍。”虽然对“文艺青年”们做了让步,但“学霸”依然有自己的坚持:“我还是最担心他们的学习,怎么能在这么宝贵的时间里呆在宿舍打游戏看电视剧呢?”

现代快报网电(记者 金凤通讯员 许启彬 实习生 戴苏越)“看你的名字以为是妹子,没想到见到真人是个男的,当时好失望哦。”“你来接新生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大二学长呢!”昨天,在东南大学2012级流动助教欢送会现场,东南大学人文学院90后辅导员杨湘怀揣着学生们写满幽默字句的近三百封送别信,一脸感慨,“这是我一生最棒的礼物!”在东大,有一种特殊的保研形式,成绩优秀的大四毕业生可以申请留校做两年“流动助教”,也就是辅导员,2年后,再直升本校研究生。今年,东大有20位辅导员“毕业”读研。

“刚做辅导员那会,我明确要求所有学生无论当面背后,都要叫我‘杨老师’,那时候特别怕我这个老师会当不好,就‘故作深沉’,学生们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“不过,现在临近毕业,大家都已经叫他‘湘哥’或者‘湘湘’了。”

从电气工程学院的毕业生到人文学院辅导员,杨湘经历了巨大的反差。刚刚上任不久,他就操心学生们的成绩,于是借来教室,逼着手下280名文科生们每天去上晚自习。“我当时一有空就去教室检查,却发现‘上座率’不高,人来不齐,我就很生气。当时很苦恼,都是为了他们好,怎么不领情呢?”

今年,杨湘即将结束辅导员生活,开始在东大读研。“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在两年内完成学业,这样就能和带的第一届学生一起毕业了。”

学生们也在网上吐槽,“为什么学长学姐们不用自习,我们却这么苦!”当在人人网上看到形式发出的留言,杨湘开始反思。

工科“学霸”遭遇文科“小清新”

从电气工程学院男女比例2:1的“男人帮”,到人文学院1:3的“美女如云”,杨湘坦言一开始真的有点“吃不消”。“刚开始我想,一定要负责任,女生寝室我也要去查寝。”结果夏天到了女生寝室,杨湘害羞得不行,之后去的就少了。”

4年前,杨湘成了一名人文学院的辅导员,“刚刚当上辅导员,别人想着怎么亲近学生,而我却拼命增加距离感、树立威严。”杨湘说,自己相貌显小,混在本科学生中像个小学弟。

女生寝室“深夜大营救”

下一篇:我不再大嚷大叫